别存古意——隐士型画家陈曙亭的笔墨与题画诗

2021-11-30 10:44 澎湃新闻
咪乐|直播|苹果版下载 作为一种文化间性,“网络性”的高低决定着一部作品的思想价值、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

  海派名家王个簃先生于九十高龄之际曾在文人画家陈曙亭的《盆兰图》上题道:“花开香堕远来风,曙亭遗墨,反复展观,钦敬万千。”

  笔墨高古的陈曙亭先生(1901-1980)是一位隐士型画家,为高僧印光大师高足,书画师李苦李,篆刻学陈师曾。他临终前遗嘱,不开个人画展,不发表作品,遇有真喜欢他作品的人,可赠送两幅画作为纪念。前不久,由六幕文化策划的“别存古意——陈曙亭书画展”在南通对外展出,展出陈曙亭难得一见的书画作品七十多幅,不少作品可见深厚的写意笔墨功力,同时也有不少师友作品展出。

  陈曙亭画、王个簃題盆兰

  陈曙亭其人其名在现代书画史上名声并不著,然而读其笔墨,学养深厚,高简旷达,纵横涂抹,直抒胸襟,不拘小节,可以说一位真正以书画为寄的文人,传承了真正的文人写意精神。

  走进六幕文化的展厅,或梅兰竹菊,或佛禅人物,一片清氛,古意盎然。笔墨高简处与可以看到吴昌硕的巨大影响,也可以看到李苦李、陈师曾的关系,而其宿墨、渍墨等墨法的自然运用又可以看到宾翁的影响。尤有意味的还在于他匠心独运的题画诗,如一幅瓶梅,题有:“镇日无言对古瓶,老梅安置不胜情。才华因僻成双美,岁月久经喜独行。偶尔闲心留尺素,且随逸兴效园丁。荷锄月下怜渠瘦,取影灯前著我名。”

  陈曙亭(1901-1980),名昀,南通人,书画篆刻家,为高僧印光大师高足,书画师李苦李,篆刻学陈师曾,朝鲜诗人金沧江称其为南通才子。陈曙亭淡泊名利,是一位有着超然心态的画家。他临终前遗嘱,不开个人画展,不发表作品,遇有喜欢他作品的人,可送两幅画作为纪念。据相关资料介绍,陈曙亭先生少年时即进入张謇创办的南通翰墨林作学徒,翰墨林由山阴李苦李先生主理业务,是一时文人雅士聚集之地,宾朋不绝。时陈师曾先生任教南通师范,常与当地丹青高手切磋艺事。因此,陈曙亭先生的金石书画受李苦李、陈师曾两位影响最大,“濡染寖滛,艺事孟晋,尤以篆刻为师友推重”。他一生画了大量的画,尤以“四君子”与蔬果为多。

  王个簃对陈曙亭的艺术一直钦佩,作画尝题款“曙亭督画”、“佩服”等语,曾说:若陈在上海,地位在其之上。王个簃先生于九十高龄之际在陈的《盆兰图》上题道:“花开香堕远来风,曙亭遗墨,反复展观,钦敬万千。”

  陈的题画诗,与书法绘画相融相通,见出笔墨之厚与学养之厚。如其题《兰竹》

  “幽篁斜插衬芳姿,窗影灯前信笔时。怀素张颠狂草趣,得参画里石涛奇。

  未知生偶涂,笨拙可晒。”

  兰竹

  幽篁斜插衬芳姿,窗影灯前信笔时。怀素张颠狂草趣,得参画里石涛奇。

  未知生偶涂,笨拙可晒

  题《竹》句有:

  “最爱青青小竹竿,胸中吐出却知难。空思钓手来江上,已觉秋声在树端。拓地晚阴风嫋嫋,倚墙疏影月团团。从来此意无人识,留待先生拄杖看。

  甲午嘉平写此,曾见朽道人题叚以补空,曙亭”

  竹

  石主静,竹迎风,寿而秀,惬我胸,曙亭写扵桂邨客次

  又如题梅句:“种梅明月夜,岁岁到更阑。世事都成懒,心田但使安。春来时未觉,花放气犹寒。静里吟怀动,暗香绕笔端。”“山中髙士,云中白鹤,乡间倩女,偶写瓶梅庶几近之。“读之真满口沁香。

  山中髙士,云中白鹤,乡间倩女,偶写瓶梅庶几近之,曙亭,壬寅新秋

  题《雪梅》:“宋人卢梅坡题雪梅云: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余和云:举笔今朝倍有神,梅枝雪压逗诗人。冷香侵袭还须酒,写出乾坤万古春。午秋九月,曙亭时客归庄。”

  雪梅

  晴窗碧玉飞蝴蝶,静里香生一室春。曙亭

  花叶芬芳别样姿,曙亭写

  绿天逭暑君宜夏,石笋亭亭意更长,笔底不禁神向往。文湖州与米襄阳,曙亭并题扵太仓桂邨客次

  并头且作迎风舞,妙趣天然在僻村,曙亭

  一枝梅

  昨见瘿瓢子画梅,墨淡如烟,笔大如椽,行笔仅占全纸五分之一而气充纸外。

  丙申冬夜,曙亭

  陈曙亭画作

  兰

  兰心默默吐幽芬,莫说品高不入群。若得载培全本性,抽芽发箭报于君。

  曙亭陈昀写并题

  盆菊

  繁霜寂寞冷相侵,薄酒浇愁夜漏沈。聒耳西风闻瑟瑟,感时明月去骎骎。秋夜莫惜花都了,晚节堪亲我必吟。如此多情声与色,离尘绝俗道能寻。

  甲辰仲春陈曙亭并题

  据悉,2000年,陈曙亭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南通市个簃艺术馆曾举办陈曙亭先生个人画展。因条件所限,当时只印了一张简单的宣传单页。前几年,由杨运主持,出版了陈曙亭先生的第一本画集《陈曙亭梅兰竹菊册页》,精选了陈曙亭先生各个时期梅兰竹菊册页共十四组56幅佳作。前不久在南通六幕的陈曙亭先生作品展除梅兰竹菊外,还包括人物、山水等作品。

  其题《面壁图》有:“海云楼主曾赠面壁图,不期亡失,因缘有散也。兹背拟之,相距霄壤。怀旧师门,情不自禁,岂敢以陋迹示人,亦志念之意云耳。”

  面壁图

  题《罗汉像》有:“巍巍佛功德,法界所同尊。六度与万行,应共感慈恩。莲花灿五色,光寿无等伦。清净称极乐,妙享凭意存。三界无可恋,念佛永勿谖。高行有缁素,亦足启后昆。愿言结法眷,同拜佛金言。”

  罗汉像   陈昀

  罗汉像   陈昀

  题《鹤寿》:“九皋裂帛声闻天,傲骨凌云意自仙。独赋心胸高且洁,苍松古柏寿同坚。辛丑嘉平,如如生曙亭陈昀写以自娱。”

  鹤寿

  题《牧牛图》:“村前村后也消闲,稼穑辛勤共所关。万物因缘自尔尔,山歌一曲步姗姗。癸巳秋,曙亭写于归庄客次。”

  罗汉像   陈昀

  一些文史学者曾撰文认为,“陈曙亭先生绘事以梅兰竹菊四君子为重,间有山水、花鸟与佛像之为,亦不落凡径。喜吟咏,诗文概清丽可诵,且与书画印章互为发明。先生赋性谦抑,淡泊名利,生平目艺事为自乐之具,非至交而不欲以自彰,和光同尘,一若闹市之大隐。即世人等闲视之,犹处之泰然,而知之者则弥叹其悟道之深,宜乎其友陈邦怀、刘子美诸先生伤其逝而不胜惘惘也。”

  陈曙亭篆刻

  陈曙亭先生曾皈依印光法师,法号慧昶,他交游广泛,所交皆一时俊杰,除李苦李、陈师曾外,有王一亭、诸贞壮、金沧江、王个簃、费范九、吴待秋、刘公鲁、陈邦怀、陈峙西、戴谷荪、严敬子、仇淼之、刘子美、卢心竹、陈竹园、黄稚松、鲍伯详等。此次展览中有不少陈曙亭师友交往的作品,如冯春航赠陈曙亭隶书扇面、刘公鲁致陈曙亭信札等。刘公鲁是民国著名收藏家,郑逸梅在《刘公鲁家藏双忽雷》一文中有详细介绍:“刘之泗,字公鲁,人称刘大辫子,能诗文,工字画,善鉴藏书画文物,所得精品至夥,为吴门收藏家之一。他本安徽贵池人,清末随父来苏住沧浪亭畔的大太平巷中。其先人刘瑞芬曾为广东巡抚,出使英国,时以谙练外国事务称。雄于资财,庋藏甚富,公鲁承其余荫,编辑《暖红室汇刻传奇》凡二十九种,雕版雠校俱精,艺林称为善本。其《西厢记》、《牡丹亭》等插图版画尤为精美。”

  冯春航赠陈曙亭隶书扇面

  吴待秋致陈曙亭信札

  正如策展人、书画家杨运所言,艺者,心之迹也,作品是艺术家性情旨趣的外衣。陈曙亭先生刚毅、恢宏的性格也不无自然地流露于他的书画篆刻之中。其绘画,笔墨酣畅恣肆,格高雄强,气度过人。即便尺素小幅,亦有寻丈之势。其书法,上追汉魏,不拘于点画而重意味情趣,字里行间,朴茂简漫,古意盎然。品味曙亭先生的书画篆刻作品,概言之,他不讲法而得至法,不在意而得真意,究其底里,其“秘诀”和“绝招”正在于忌熟求生,舍巧取拙。他作画,无论人物佛像、花卉蔬果、梅兰竹菊,其构图、造型、笔墨,皆得一个“拙”字,作书治印,用笔、运刀,也意在一个“拙”字。这“拙”的作品,确使一些持着作品上的景物“象真的一样”标准的读者迷惘,隔膜,难以理会,不易接受。但,这“拙”的作品,却使更多的同道和爱好者赞美不已,心领神会,拍案叫绝。因为这“拙”既不同于甜媚陋俗的“巧”,也有别于无滋无味的“生”,它是成功要在艺术道路上迈过了由生到熟,然后由熟返生的“拙”,它跟艺术上未能入门,措置失当,破绽百出,刻意做作的“拙”有着天壤之别。它是艺术上返朴归真,以质为准,以生胜熟,以拙取巧的极高境界,是众多艺术家苦诣乞求而难以获得的“拙”。熟后返生,巧而后拙,谈何容易。需要艺术家不计成败与贬褒,我行我素,不讨好取悦他人。需要艺术家把跟书画金石创作上似乎无关联的古今中外世间万物的妙谛,成功地“嫁接”“引进”到路越走越窄,面目越变越接近的艺坛里来。更需要弃功名于外的独立人格精神。正因为如此,曙亭先生作品里那些强烈的“拙”意,是值得敬慕和赞叹的。

  陈曙亭画作

  陈曙亭画作

  陈曙亭画作

  陈曙亭画作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盆兰图书画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新闻排行
高清大图+ 更多
百度